阔别

唯你是我情之所钟

wwwwwoooooccccccc太好看了吧

安利君姓乔:

这个药不然😭无憾了

【天霸狍】知乎体/有个情敌是一种什么体验

城:

@不当学霸好多年




谢邀


首先介绍一下背景,我媳妇就简称c吧,我儿子简称L。接下来我要讲述一个儿子抢媳妇的故事


不过他们两个都是男的,因为L比我俩年纪都小一点所以戏称他为儿子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有个项目,L作为新人加入了。一开始我以为c只是照顾一下新人,并没有在意。


后来,我发现.....事情有一丝不对劲




公司聚餐,我们三个站在原地,他们两个突然开始尬舞。当然这不是关键,为什么他们两个是黏在一起的,为什么撕都撕不下来。


我站在旁边大概有半米的地方尴尬的抬起脚,跳了一首老年迪斯科






以前我媳妇深夜的朋友圈只有吃的和表情包,可在某一天深夜,我刷到一张在角落里的L,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每次我都能看到我儿子那种荡漾的脸,几乎要笑出框。


你说他是对着美食荡漾?我不信!


而我因为被强制勒令减肥,几乎每天都吃胡萝卜青菜。有天我问我媳妇,我瘦了是不是很帅。我媳妇犹豫了一下,“超(就是答主),你越来越沧桑了。”


我就当他是在夸我吧,科科




有次公司递来了一个黄色的玩偶,说他叫天霸。搞事情,我和我媳妇经常一起喊天霸动霸tua的口号,这个玩偶四舍五入一下就是我们的儿子啊。


虽然这个玩偶正着倒着看都看不出一个人形,但毕竟是亲生的。我抱着自然是非常喜悦的,我抓住我媳妇就是一句,孩子他妈。我从旁边捕捉到一丝不满的眼光自然来自L,


你问我媳妇什么反应,他牙花都飘出来了,你说什么反应。


有些偏题了,我们回到正轨。


有次我们公司租了一个游艇,我从一帮人中间挤来挤去终于在一个角落里面看到我媳妇了,我就和他一起靠在栏杆上非常惬意的吹着海风聊天调调情啥的,突然有个同事叫我。我和他叽里呱啦的谈完事情,


屁颠屁颠的准备继续回去和我媳妇愉快的玩耍,结果发现L霸占了我的位置,看表情,我媳妇的小歪牙都飘出来了。




我们过年边上公司租了一间大房子,有个房间三张床就分给我和我媳妇加上一个L,我睡在最里面,本来我媳妇都要走向中间那张床了,结果L把行李往中间那张一扔,我媳妇就睡在最右边了。


我感觉L的笑脸非常奸诈,还是感慨一句,学坏了学坏了




然后我在最里面那个旮旯角缩着看我的《平凡的世界》,他们两个凑在一起玩王者,我的耳朵里面就传来他们聊天的声音,时不时还夹杂着哈哈哈哈哈的笑声,现在小青年都是这样玩游戏的吗,为什么gay里gay气的


路遥并没有净化我的心灵,我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书还不小心摔地上去了


他们有一局结束后,我媳妇同情的看着我。


“你书拿反了。”


反,反了?




最后那个问我公司是不是干旅游的,科科,只能回答你并不是


还有那个赌我媳妇和L能成的,




我在看着你




最后祝所有点赞的人






写这篇大概就用了半个多小时


这算不算混更啊,哈哈哈哈,不要打我。



少恭好美ヾ(❀╹◡╹)ノ~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双天合璧9【包拯X陈赫】

好看qwq

一切都白玩:

说来也是速度,陈赫看到展昭和一个蒙面人对打,他知道公孙策下午就让展昭和辽军和谈,而他们也想出了用扮成西夏人刺杀公孙策的方式去引王海霸上勾。
  陈赫赶上时正好看见现场打斗,打斗真的很精彩,没有阿基米德翘板、没有威亚、没有绿布、没有慢动作、一切都是真刀真枪你来我往打出来的真功夫,若不是场景不大适合,陈赫感觉自己真的要忍不住拍手叫好。
  作为一个专业演员,陈赫只能死掐着自己的肉用疼痛将内心泛滥的激动克制住,跟着现场环境努力让自己表现出害怕和担忧。
  很快,赶来的大包看着陈赫惊吓的模样,还不犹豫的挡在他面前,直接拉起他的手一遍遍的安慰着他说,“别怕,我保护你!”。
 
  原谅陈赫很不厚道的再想他的演技是不是可以去拿奥斯卡了,他真的不忍心待会真相大白时看到傻大白心碎的样子。
  不对,陈赫又想到按照逻辑性要求他们排编的故事合理的应该是黑衣人先刺杀,然后被追杀。刺杀是第一幕,打斗是第二幕,而这个第一幕的主角应该在第一幕哭公孙策的丧,怎么有时间赶到他这来了。
  陈赫问向大包:“你怎么到这来了?你不是去找公孙策了吗?”
  大包回答:“我看你没来,就出来找你了。”
  陈赫:“……”好吧,他明白了,因为大包出来找他,然后就缺席了第一幕。
  “哎,”陈赫深叹了一口气,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后面赶来的官兵用长矛打斗的场景,趁着没结束之前赶紧带大包露个脸。
  赶到公孙策的房里,公孙策被好多人围着,他胸口的血迹已经散开成一大片,脸色也苍白的吓人。
  看着包拯他虚弱的向他招手,有气无力的说“包拯,你来了。”
  大包也快步的上前握住他的手,“我来了,你好多血阿,怎么办。”
  陈赫看着大包一边说怎么办,一边无助的看向自己,他只能跟着无声的摇摇头。旁边的几个姑娘也开始掉眼泪,啜泣的声音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公孙策:“包拯,你记起我了吗?”
  大包:“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公孙策:“那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大包:“我不知道,其实我挺讨厌你的,可是看见你这个样子我特别难受,比我自己还难受,我不想让你死。”
  公孙策:“包拯,你知道吗,只要你能恢复记忆,我死不算什么。
  大包:“不要,不要,”
  公孙策:“我就是不愿意看到你像现在这样活着,你是包拯,你不可以这样。”
  大包:“不要,我不要你死,你要我记起什么,我就记起什么,你要我吃药,我就吃药,你要我不吃大包我就不吃大包,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不要死。”
  公孙策:“好了,包拯,谢谢,谢谢你。”
  话说完公孙策闭上了眼,陈赫记得自己昨天跟公孙策建议刺激刺激大包,但是没想到玩这么大,他都佩服公孙策的演技,这才是影帝级的人物,自己弱爆了。
  大包失魂落魄的走到陈赫身边,低着头就搭在了陈赫的肩膀上,陈赫感觉大包都快把自己衣服哭湿了,不忍心的把人抱住,安慰到“没事,没事,待会就好。待会就好。”然后对躺在床上的人喊,“再不过去那边都结束了,让人等就不好了吧,”
  躺在床上的公孙策估摸着展昭要把人捉到了,他知道审案也需要攻克犯人的心里防线,一般在犯人落败那一刻给个痛击,绝了犯人的希望,犯人就会乖乖招供。所以公孙策也没继续等下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起了身穿上靴子下了床。人恢复了精神,脸恢复了红晕,唇也不惨白了。
  公孙策走过陈赫的身边,陈赫忍不住吐槽,“就这样欺负一个傻子,太过分了吧!”
  公孙策不以为然,“不是你说要刺激他的吗?”
  陈赫简直无语“刺激也要看人的好吧,你还不如冲他后脑勺一棍子,指不定明天就恢复了。”他说的是真话,后面快结束时,是有人给他一棍子,然后包拯上线的。
  “骗子!”大包大声的控诉这公孙策的行为,可惜公孙策没有理他,急匆匆的赶到展昭身边。
  人已经被擒住,几个棍子交叉的叉住王海霸的脖子和腿。王海霸的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地痞恶霸而已,而公孙策解释了他身上皇字印纹的由来。借用大包吃永昌包,咬了一口变成水日包,皇字也就是西夏明理堂的部首。
  卖国是死罪,杀人也是死罪,王海霸失口否认了他杀人,也就是说人不是他杀的。
  公孙策让人把王海霸押到天牢,某种意义上默认了人是他杀的,外面百姓觉得事情结束了仗可以不用打,正欢庆的点起烟火,而包拯则认为公孙策是个诬陷他人的坏人、恶人。
  按照现实来说,其实陈赫是站在公孙策这边。公孙策身上背着几十万人的性命,反正这个王海霸是要死的,左右多背一条又何妨。
  展昭觉得有些事是非黑白很难说的清,他向往的是江湖豪情,自然不齿栽赃陷害这一套,他知道他敬重的公孙策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他也能知道公孙策最后的决定。
  公孙策想清楚之后他再找到了包拯,陈赫小蛮也一同坐在门槛上,场面静的可怕,每一个人似乎都在思考着重要的人生。
  陈赫大概能猜的到,小蛮想的是若大包真的是包拯那么她以后的路又该怎么走;公孙策想的是以前的包拯会让他怎么做,他内心的飘忽需要包拯来稳定;包拯耿耿于怀的还是公孙策的默认。
  每一个人的价值观不同,他也不想去劝说谁,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坚持。他来到的这个地方是现实,不是电视剧。剧情可能按照原来的走,可能已经有了突变。也许明天那个耶律将军会再给他们三天的时间查案,也许后天他们连安榻的地方都没有。又或者明天公孙策没有去找耶律将军王海霸顶了杀人的罪,事情平息,也许后来耶律发现杀人凶手不是王海霸,大动干戈呢?
  “好了,你们慢慢思考人生吧,我还是睡我的觉去吧。”陈赫开口打破了平静,想到头来他觉得自己还是适合做个局外人。
  走到公孙策身边,他拍拍公孙策的肩膀“祝你明天好运。”
  公孙策抱拳说了一句,“多谢”然后也跟着回屋了。
  剩下的大包看着天空可望而不可即的月光,他一改往日的傻气认真的问“小蛮姐姐,你说如何留住一个不属于这儿的人?”
  小蛮想了想回答“属于不属于欠的是一个归属心,有了这颗心便就有了归属感,有了归属感,不属于这儿的人就能留下。”
  

回顾跑男一分享一只贱萌贱萌的赫赫同学 彼时他还是个赫赫[你们懂的 滑稽]p2有亮点哦嘿嘿嘿

哈哈哈

樱空释2法尔:

图是盗的图,but这不重要。

最后几集的内容大概就是

xxx:“是我的错,我愧对你。”
大君:“不,是我太无能,我不怪你。”

被大君的圣光照到,纷纷变成大君的粉丝。

比如田姬:“我要留下来陪你,照顾你。”
比如八子:“算母后求你,放了王兄。”
以及对大君各种执着的屈原:“我要和大君生死不离。”

一句话概括人物剧情。
熊槐:“你说的不谷都知道,不谷不怪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不谷宁死也不割地。灵均,不谷想你。逃跑。”
屈原:“我要去救大君,我要和大君生死不离,我要等大君,我的大君只有一个,我可以为了他去死。”
莫愁:“屈原你这是去送死(被屈原塞狗粮),秦军来了,快走,(再次屈原被塞狗粮)……屈原,……算了,你随意。”我已经被狗粮塞饱了。
八子:“王兄你心里可有我,王兄我对不起你,王兄你快走,放了王兄,算我求你。”
嬴稷:“抓舅父,抓舅父,怼母妃,抓舅父,谁也别想带走舅父。”
樗痢疾:“抓楚王以及在抓楚王的路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萌出鼻血

墨雪:

本来想到上一发为止的,可是有人让我不要停

接下来真的没有了

苏兰注意

多图